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他山石的博客

结伴快乐——学习、工作、尽责、助人是享受!

 
 
 

日志

 
 
关于我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你作为校长,不仅是教师的教师,不仅是学校的主要教育者,而且形象的说,也是一个特殊乐队的指挥,这个乐队是用一些极精细的‘乐器’——人的心灵来演奏的。你的任务就是要听到每个演奏者(教师、班主任)发出的声响,你要看到并从心底里感觉出每个教育者在学生心灵里留下了什么。”——以此作为我的座右铭

网易考拉推荐

【文明礼仪】问候与呼应  

2013-10-25 15:36:33|  分类: 名师讲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前言李老师常常能怀着一责任,用敏锐的视角,关注一些常人视若无睹的“文明死角”,本文针对“问候无呼应”的现象,条分缕析、发人深思。由此想到,类似的现象还有不少,比如学生对老师热情的问候,老师却无动于衷;一个刚刚发表了文明礼仪讲话的领导,不一会就把香烟头塞在了花坛中……李老师说得好:“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如果考虑到大环境的约束,我们不便“与众不同”,我们可以在内心给问候者以呼应,在表情上变冷漠为热情,相信一定有能量场传递出去,激励问候者,也感染周围的人!

                                  

                               作者:李镇西

 

 上课伊始,美国教授第一句话往往是——不,应该说肯定是——“古德摸您!”或“古德阿芙特怒母!”

 然后我们都很友好地回应:“摸您!”或“阿芙特怒母!”声音很响亮,不是太整齐,但因此便有点回音的味道。

 这再不普通不过的细节,却引起我的联想。

 20099月,我在南京出席海峡两岸基础教育论坛。与会者人数并不多,就几十人,而且多数是来自台湾、香港和澳门的教育同行。一位台湾学者上去发言,第一句是:“你们好!”话音刚落,下面一片呼应:“你好!”小小的会议厅一下子回荡着“你好”的呼应。

 那一刻,我在感到温馨的同时,又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呼应。

 在大陆,无论什么会议,发言人往往在开头也会说:“大家好!”或者“各位早晨好!”但下面的听众从不会呼应,就像没听到一样。没有呼应,发言者也不会感到难堪。因为多年来都这样,大家都习惯了。不过也不是绝对没有呼应,也有例外的。比如,只要发言者是领导,他往往会将“大家好”三个字说得特别大声,或者说得比较有节奏:“大家——早,上,好!”这样一来,下面的人都懂得起,于是以热烈的掌声表示呼应。这种情况还不限于问好,有时候领导为了让大家鼓掌,会在说一些关键语句的时候提高音量看,比如:“我代表……向……表示热烈的——欢、迎!”下面自然哗啦啦掌声如雷。

 但很显然,这种掌声,是对领导的尊重。鼓掌者潜意识里与其说是礼貌,不如说是官本位。这离真诚朴素的问候相去很远了。

 后来,我去新加坡讲学,去马来西亚讲学,凡是在海外华人聚居的地方,只要集会上发言者说:“你们好!”下边必然热烈呼应:“你好!”

 后来我和流沙河先生说起这事,先生感慨万千,说:“礼仪之邦啊!可现在中华礼仪在台湾,在香港,在澳门,在新加坡,在马来西亚,在世界上一切有华人的地方,唯独不在中国大陆!”

那次从南京开会回来,我在学校大会上说过问候与呼应的话题,说到海峡两岸基础教育论坛上温馨的一幕,并提议,以后学校集会,凡是发言者问候,下面一定要集体呼应。还真坚持了一段时间,特别是全校师生在操场上集会时,只要发言者说:“大家好!”下面的师生一起说:“你好!”排山倒海,蔚为壮观。

 但没坚持多久,又回到过去。毕竟整个国家整个社会都缺乏礼貌,一个小小的校园怎敌得过大环境?

 仔细想想,这是多么不应该啊!人家给你问好,你理都不理。说得过去吗?但多年来,好像就没人这样想过。台上的人问好,台下的呆坐。大家都心安理得,浑然不觉的有什么不妥——这是一种什么“集体无意识啊”?

 多年来,我对台上的问候一样沉默不语。那年从南京回来后,有意识提醒自己要有礼貌,要回应人家的问候。但在开会时,面对发言者的问好,我却怎么也张不开嘴说一句“你好”,因为前后左右的人都没说,我这么冷不丁一句“你好”,将让周围人惊愕,以为我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呢!   

 但到了国外,怎么一下子变得有礼貌起来呢?平时在国内那么冷漠的我,听到教授说“摸您”,我也和大家一起“摸您”。其实,在参加培训前,没有任何人提醒我们,上课要对教授的问候表示回应,可我们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怎么会有这样自然而然、天衣无缝的转变呢?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呢?

 我想,首先是环境使然。每天早晨我去长跑,总会遇到一些美国人,他们总是对我“摸您”,我自然也回应一声“摸您”。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都对我“摸您”,在这样的环境中,你不知不觉就变得温良恭俭让起来。不只是在美国,我在法国,在德国,在新加坡,在马来西亚,包括在日本,常常在大街上碰到素不相识的人对我微笑点头,那一刻,你情不自禁地会给对方点头微笑。包括在电梯里,常常有陌生的外国人对我点头微笑,我当然也给他点头微笑。虽然语言不通,但微笑就是最美的通用语。

 其次,是不是也有一个“为国争光”的潜意识?在国内,人与人之间充满着不信任,尤其是陌生人之间,尽管从没打过交道,却好像前世就有杀父之仇一般。彼此防范着,自然谈不上礼貌。开会时,对台上的官员也往往有罪推理:谁知道是不是个贪官呢!这样想着,自然不会发自内心地“你好”。当然更多的时候其实没想那么多,反正冷漠惯了,对“你好”这样的词也麻木了。可是到了国外不一样,面对外国人的问候,怎么也应该表现出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我们礼仪之邦的教养。于是,你“摸您”,我也要“摸您”。应该说这份朴素的爱国心,还是很可贵的。虽然对自己的祖国也有许多不满,但也不能让外国人看不起咱中国人!

 每一个人都是环境。当我们对别人有礼貌的时候,我们的一声“你好”,就是环境。所以我说,中国现在没有互相问候的环境,我们就来营造这种环境好了。还是那句老掉牙的套话:“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当彼此之间问候声不断的时候,所谓“和谐社会”就降临了。

 也不是说所有中国人都没有礼貌,在国内朋友之间见面也常常“你好”,但这种问候往往发生在熟人之间。中国人在国内什么时候看到过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互相问候?都说“中国人讲人情”,其实那只是在熟人之间讲人情。但是,我想说,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并不是看其熟人之间的关系,而是看其陌生人之间的关系。

礼貌这事儿说小就小,说大也大。从小处说,它传递着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往大出说,它是民主理念在日常生活中的微观体现。民主的核心是尊重,这种尊重应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有了具有民主生活方式的国民,才有真正的民主制度。所以,作为全面系统地阐述宪政民主基本思想的第一位作家的英国哲学家洛克,曾经这样说:“礼貌是儿童与青年所应该特别小心地养成习惯的第一件大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