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他山石的博客

结伴快乐——学习、工作、尽责、助人是享受!

 
 
 

日志

 
 
关于我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你作为校长,不仅是教师的教师,不仅是学校的主要教育者,而且形象的说,也是一个特殊乐队的指挥,这个乐队是用一些极精细的‘乐器’——人的心灵来演奏的。你的任务就是要听到每个演奏者(教师、班主任)发出的声响,你要看到并从心底里感觉出每个教育者在学生心灵里留下了什么。”——以此作为我的座右铭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2006年中考优秀作文大看台[转]   

2007-04-27 22:53:43|  分类: 美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黑妮儿2006年中考优秀作文大看台[转]
2006年中考优秀作文大看台  
题目:在生活中,很多门其实是开着的,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像关着。许多人之所以没有跨进门,有一个原因就是缺乏亲自去推一推,哪怕是敲一敲的行动或勇气。很多时候,我们往往被表  面现象蒙住,很多人因此而走了许多弯路,失去了许多成功的机会。同学们,要敢于去开启  生活中的门,很多看上去关着的门,其实是虚掩着的……
     以“门其实开着”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门”可以是生活中真实的门;也可以是想像中的门,如心灵的 门、父母亲感情的门、文学殿堂的门……
     ②文体自定。
     ③不少于600字,诗歌不少于20行。
优秀作文:
                 门其实开着
     十七岁,是花季?是雨季?青春的大门在前方!
                    迷惘
     夜色未央,兜转蹁跹百叶之中的是我,我被浓浓的秋意包裹着,寻不到方向。升入初三,成绩大不如前,我总是小心地舔舐着伤口,安慰着自己只是意外,这意外多了,便渐渐将我内心的底线冲破。我开始怀疑,开始逃避,将自己隐藏在梦里。我的前方是一扇沉重的青春之门,就像一张黑色的大幕将我笼罩在无尽夜色中。我的光明,你在哪儿?我要如何来感受你的气息?叩开这扇青春的大门!
                   觉醒
      夏夜,耳旁的蛙鸣蝉噪令我难以入眠。穿衣起身,竟发现门旁多了个闪闪发光的小精灵。呀,是萤火虫!我仔细地端详着这个小家伙,竟发现它扑腾着翅膀想飞出门去。我笑出了声。这门是关着的,你又何苦向外飞呢?我等待这小生灵飞倦了,放弃希望,然而就在那一刻,我惊呆了,一个金色的身影从门缝之间穿过,随即在夜空划过一条晶亮的弧线。一只弱小的萤火虫都能穿越阻碍,为什么我不能呢?我不曾努力,又怎可能越过这扇青春的大门呢?
                     叩响
      是啊,我不能再躲避。捡拾起那一片片残梦将它抛向昨天。门其实开着,只是发现的过程让人陷入僵局。我扬起希望的风帆航行在漫漫的学海中。千帆竞渡,万舟齐发,我向着自己金色的坐标迈进。“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当我捧着骄人的成绩蓦然回首时,我发现青春的大门已在我身后,我沐浴着爱和希望。
      朋友,别再彷徨,青春的大门其实开着。走出心灵的桎梏,用激情叩响,你的人生将轻舞飞扬!
                         门其实开着
      记忆之轮飞速旋转着,搜索着过往种种。闭眼,回忆,往事如烟;定格,播放,此事难忘。
      考试受挫,心中抑郁。某个星期六。妈妈说去灵山大佛,求佛保佑我学习天天向上。本无去意,但一想到考试,我就难受,想着也去拜拜,希望佛可以显灵。
       阴雨。长途颠簸,终于到站。雨细而密,极像我的心情。老妈牵着我的手,兴致勃勃,雷厉风行,刚跨过门槛就急着去买香,置我于不顾。我于是无目的地晃荡着闲逛。这应该属于寺庙吧,低矮的房子,古朴素雅。寺内游人络绎不绝。环顾四周,有一尊笑得极开怀的佛像,人们不停地去摸它的身子,希望得到保佑。
       我低着头,踢着地上的水行进着。我心中越发地憋屈,于是掉头跑进大堂,双膝跪地,两掌合十,闭眼,祈祷,三叩首。礼毕,我站起身朝后堂走去。
      没什么值得留恋。我一直走着,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小门,镶嵌在墙里面。门很矮,红色的漆已开始剥落,估计有些年头了。门栓上锈迹斑斑,门链看上去却显得比较显眼,锃亮的,错杂地来回缠绕着,千丝万缕,恨不得把整扇门都封锁起来。我抽出裤袋里的两只手,想去推,但又在半空中停住了。是锁了的。我这样想,又将两只手放回口袋之中。站在门前,我注视着这门,正欲转身离开,一个尼姑出现在我眼前。
       “为什么不试一试?”她微笑着问。
       “没什么好试的。”我面无表情地走。
       “谁说它一定是锁的呢?”于是我转身,往回走,木讷地盯着她,她微笑点头,示意我动手。我慢慢抽出手,用力推了一下粗糙的门面。门链利索地滑落另外,光透了进来,眼前是一片碧绿的菜畦。“跨过这道槛,前面就是平原。”她拍了拍我的肩走开了。
       原来豁然开朗的感觉是幸福的,当在阴暗的角落接收到一丝光明的时候,我发现门其实开着,门外阳光明媚!  

                            门其实开着
        蜗居在教室的死角,听物理老师有板有眼地受力分析,我无奈地看看手表,计算着下课时间。周围的同学接二连三地站起来回答问题——或者因成绩优异回答难题,或者因基础太差被抽背概念。
         惟独我一直坐着。我被无意间关进了老师内心的死角,铁门上有把锁。
        下课了,又听见同学们聚在一起闲聊。又听见同学夸奖某个漂亮女生的新裙子好看,又听见长相不好的人在为自己的绰号争辩不休。
惟独我一直安静。我被无意间关进了同学内心的死角,铁门上有把锁。
于是,我渐渐学会享受没有对话的生活。我会在睡前看看天,然后告诉自己,星辰和我一样寂寞;我会在衣柜里放满黑色,然后告诉自己,春天里才有的桃红柳绿并不属于我。
        艺术节和春天一起来到校园。我们班有一个诗歌朗诵表演,邻座的语文课代表极力鼓励我参加,声称发现了一首很适合我的小诗。
我本不情愿,但还是好奇地看了那首小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不知为什么,我真的被它吸引住了,于是欣然接受。
        之后,便是投入地练习。语速,语音,语调;眼神,微笑,手势。反反复复。
       演出那天,听从语文课代表的建议,我第一次脱下了黑衣。
       站在高高的舞台上,望着台下的同学穿着明艳的春装,与窗外的桃红柳绿相映衬,温暖,明朗。我忽然想到,并不是只有黑色才属于我。于是我笑了,嘴角有了新月的弧度。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掌声响起来。我分明看见笑容在语文课代表的脸上绽开,在每一个老师和同学的脸上绽开。
       原来,那许许多多的锁并不存在。
       在这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我才明白:门,其实开着。

                              门其实开着
       “快敲呀,老班。”同学们躲在墙后面,压低着嗓子,焦急地催促。我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今天,老师在班中对同学们“怒发冲冠”,一场无缘无故的风暴过后,同学们决定向老师提出建议。可是当他们在表决派谁做代表时,数十个手指齐刷刷地指向了我,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学们的信任与吹捧纷至沓来,我作为老班,民意难违,只好顺从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同学们的护送终止了,一个个像海狗似的,在暴风雨来临之际退缩了,躲到了墙后面,只探出一个个脑袋,不时地对我挤眉弄眼,投来信任的目光。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透出几丝暗淡的光线。我伸手准备叩门,在离门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又停了下来。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慢慢吞噬着我的内心。我缩回了手,侧过头去看着同学们。
有的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的人在摇头,有的则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加油,也有的人向我投来了信任的目光,夹杂着敬佩、仰慕。此时,脑海中有一件小事开始浮现。
       那一年,我还很小。妈妈因为工作繁忙而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训斥我,甚至打我。我很无奈,也很愤怒。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妈妈虚掩着的房门……那时,我无畏、单纯,和妈妈面对面的交谈使我们的心贴得很近很近……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我不还是那个单纯、无畏的我吗?望着同学们丰富而又变化着的表情,我心中的自信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断地胀大。
我深呼吸。透过门缝,有一缕清新的空气钻出。给予同学们一个微笑,我伸出手,轻轻地叩了几下门,只听见老师温柔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门开着呢!”我从容地走进办公室,一瞥墙后面的目光,有担心,有惊恐,有鼓励,就像什锦糖一样交织在一起,向我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我触摸着那扇其实开着的门,开始了与老师的谈话……
      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几分钟,却如同几个世纪,我通过了那道其实开着的门,走进了老师的内心,与老师有了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笃笃笃”,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我和老师相视而笑,一齐说道:“门其实开着!”

                            门其实开着
      一场冷战结束了,空气中还弥漫着硝烟。
      我独自趴在窗台,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样的生活有多久了?我问自己。自从上了初中,对,有三年了。我已在自己心中铸造了一扇门,把自己紧紧封闭起来。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又有些说不出的委屈,怎么他们就是不明白呢?我需要安静。门外,他们还在唠叨个不停,真让人受不了。怒火在我心中越烧越旺,我把窗户开到最大,希望风能把这把火熄灭。门外,还是像两只苍蝇,不!是两群苍蝇,嗡个不停。我握紧拳头,心中自语:“一个人忍耐是有限度的。”说完,我冲向门口,打开门,双眼怒视他们。他们毫不畏惧,仍然一唱一和,我关上门。打开抽屉,拿出MP3,插上耳机,坐上摇椅,隔开嘈杂,静静地享受音乐。
      风儿把我吹得舒舒服服,我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是啊!我长大了,渴望自由,正如羽翼刚丰的小鸟渴望蓝天。于是,我放肆地不乖,他们与我谈话时心不在焉,面对多少教诲我无动于衷,我总认为我要走自己的路,与他人无关。
       于是,我把他们整理好的房间翻乱,心中暗暗高兴,这是我的房间,我就喜欢这样。
       于是,我拒绝了他们为我精心准备的早餐,心中偷偷欢乐,这是我的自由,我就不吃。
       我认为我一直跟着时代的步伐在前进,现在流行闹独立,所以我也不能落伍了。于是紧抓他们衣角的小手放开了,淘气天真的笑脸不见了……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我站起来,让风儿疯狂地吹动我的发。不知为何,心中一股力量提示着我该醒了,我并没有拒绝那一刻的透彻。
      我打开门,门外是母亲久违的笑脸。
      我打开门,门外是父亲期待的目光。
      一切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我很迷惘,努力抓住那种感觉,哦!门其实开着,我心中的那扇门一直都开着,只是到现在才发现。
      我后悔了,后悔我的叛逆,后悔我的任性。于是我把心中的大门开到最大,让门内门外彼此都看得通彻,我笑了!父母笑了!整个世界都笑了!

                       门其实开着
     朵今晚又失眠了。
     看着满天星星眨巴着眼睛,朵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那块像星星般闪亮的手表,这样就能在那个总是嘲笑她的女生面前炫耀一下,抬头做人了。想到这里,朵笑了,嘴角微微上扬,似乎看到了那个女生耷拉着脑袋露出羡慕的眼神。但随即朵明亮的眼睛又黯然无光:家庭条件不允许她这么做,父亲疲惫的眼神和母亲苍老的脸庞搅得她心烦,她无可奈何,只怨自己出身不好。
    第二天,朵跟父亲吵架了,吵得很凶,只听见朵将父亲贬得一文不值,甚至怀疑自己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回到房间,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想到父亲哆嗦的嘴唇和母亲带着哭腔的劝阻声,朵摸摸脸上火辣辣的巴掌印,哭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晚上,母亲抚着朵的一头秀发,告诉了朵真相:父亲失业了,但为了朵,为了这个家,他不惜做码头工人,风餐露宿,夜不能眠。朵震惊了,豆大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流,打湿了那条朵最喜爱的裙子。朵决定向父亲道歉。
    本来屋中家徒四壁,房门也用一块早已过时的旧帘挡着。但据当时朵的说法,女儿长大了,也该顾及一下脸面,不能凡事随便,才在软缠硬磨下装了两扇门,朵门前一扇,父母门前一扇。现在看来,这两扇门由于长期打扫,仍发出白幽幽的光,把朵的脸照得透亮。
    该怎么开口呢?朵苦恼着。他会原谅我吗?朵犹豫着,此刻却怨恨起这扇多事的门来。
    手慢慢接近了把手,握住了!朵的手心里都是汗,门不会锁了吧?朵仍徘徊着,要是他不领情,我岂不是自讨没趣?朵又将手慢慢缩回。但,事情拖着总不是个办法呀,总要面对的。朵深吸一口气,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把手,用力一扭。出乎意料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朵惊诧,抬头,正是父亲那饱含热泪的眼睛。朵又流泪了,但此刻,她却又笑了,嘴角再次上扬。
    生活中其实也是这样,有无数次类似这样的门,看似障碍,却最能考验人的勇气。门其实永远开着,只是缺少人们这勇敢的一步罢了。

                              门其实开着
      家里很静,只有墙上的钟正不厌其烦地走着。明天就要中考了,但爸爸出差在外面,妈妈又上夜班,就剩我一个人在家看书。
     我的眼前时不时地浮现起一幅幅令人羡慕的画面:好友小林的父母正围着她团团转。一会儿端来一杯热腾腾的牛奶,一会又拿着扇子给她扇风。我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爸爸妈妈一点也不爱我,明知我要中考了,还忙着工作。我气鼓鼓地扔下手中的书,钻到被子里。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难道是妈妈?我心中一阵窃喜。打开门一瞧,果然是妈妈。“小萌,把妈妈的钥匙拿来,我忘带了,快。”失落感涌上心头,原本盼望妈妈看着我,可她……我无力地拿着钥匙放到妈妈手中,继续钻到被子里。
     没多久,敲门声又响了,妈妈肯定是回来看我的!我兴冲冲地跑去开门,妈妈站在门外,也不进来,只说了句“天好像要下雨了,给我拿把伞。”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妈妈走后,我重重地关上了门,泪水如瓢泼大雨般,倾泻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我拨通了小林家的电话:“小林,你真舒服,爸爸妈妈对你多好,我……”我哽咽了。“小萌,你怎么了?”“我爸爸出差去了,妈妈上夜班,回来两趟拿东西,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他们是不是不爱我了?”“别瞎说,怎么可能,其实你妈妈是爱你的。她回来拿东西是借口,为的是想看看你,我妈以前也这样。放心吧。”
     放下电话,我静静地想着小林的话,她说的倒也有些对。可我妈妈怎么不进屋呢?唉,别想了,睡觉吧,可不能熬夜呀。
     突然,又是一阵敲门声,谁啊?我寻思着,这人怎么扰人清梦呢?开门一看,原来又是妈妈。“小萌,忘了告诉你,明天的早餐我已做好了,就在冰箱里,早上起来热一热再吃。快睡吧,不打扰你了。”
     妈妈消失在夜幕中,我呆呆地望着,不知何时,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我错怪了妈妈,其实她是爱我的。
     门其实开着,只是我忘了去推一推。
     嘲笑着自己,我伏回台灯下继续奋笑疾书,突然间,我的腿又疼痛起来,我的腿是受过伤的,总是不明所以地疼痛。
     正考虑着该不该叫他,却因一声呻吟而把他唤来了,他推开门,二话不说背起我朝医院走去。
     好久都没有这样静静地伏在爸爸的背上了,直到此时才发现他的背竟如此单薄,记忆中爸爸的背是世界上最宽大、厚实的,小时候的我总是那么调皮,扒住他的背就不肯下来,而他只是宠爱地拍拍我小小的背,稳稳地走着。
    爸爸的头发里何时埋藏了如此多的银丝,一根根这样醒目,刺痛了我的双眼,衰老来的这么快,在我不经意间就缠住了爸爸,我紧紧地圈住他的脖子,这一刻竟好担心他的衰老,好担心他一天天削瘦的背,好担心他一夜夜增多的银丝,好担心自己总有一天会抓不住爸爸的步伐。
    夜里的风很凉,但我却很温暖,爸爸的背上湿了一片,那是我的泪,因感动而落下的泪。
    医生仔细地检查着我的腿,我再笨、再傻也能读懂爸爸眼中的紧张与急切。
    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很幸福,我能清楚地看到爸爸心底那扇爱的门敞开着。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不厌其烦地为我讲解难题;他细心地为我挑去鱼肉上的刺;他体贴地为我盖上踢落的被子;他静静地守在我的病床边……
    够了,这点点滴滴珍珠般宝贵的回忆足已证明自己有多么幸福。
    我想,我要的就是这种可以放在手心温柔凝望的小幸福。
    父爱就好似一扇门,站在门外的我以为它冰冷、无情,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就好似流星划过天际般绚烂,又似蔓陀罗绽放般绝美。

                          门其实开着

     一次次的争吵使我变得封闭;一重重的封闭使我变得消沉;一抹抹的消沉让我认为脱离了父母,让我认为我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
     于是,我便将自己反锁在“孤独”的大屋中,屋前有一条叫“代沟”的大河,没有架上桥。大屋的每扇门上都挂着刻有“封闭”的锁,锁上的钥匙却早已被我扔出了围墙。
     曾几何时,我以为听着MP3,哼着小曲的生活是快乐的;曾几何时,我以为拒绝关爱,反抗到底是潇洒的;曾几何时,我以为心房已被牢牢锁住,可——
    一切的醒悟来的并不迟。就在这学期,该死的学业压得我吃不消,我使被“流感”入侵了,当躺在床上,只觉得头晕乎乎的,我知道我完蛋了——发烧。这在平时本是芝麻绿豆大点儿小事,可如今,本姑娘正面临中考,哪经得起这一折腾啊!算了吧,我便吞了几粒退烧药,撑着发闷的脑袋上学去了。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只觉得昏昏沉沉,连手脚都难以控制。
     好不容易撑到了家,我一反常态,甩下书包就躺了下来,迷迷糊糊也就睡着了。
     夜深了,隐约听到了机械钟“答答”的声响,我撑起上眼皮,灯亮着,可床头却多了个点滴瓶,我的手不觉得颤动了一下,这才觉得有点儿疼。顺道儿看了一下钟,呀,都2点了!
     这时,我发现有人进我房间了,下意识地,我闭上了双眼,是医生吗?我揣测着。“孩子啊,累了吧,真是像你爸,倔得不得了,怎么病了也不吱声呢……”原来是妈妈,怎么,她怎么还没睡,我不觉心头一颤。不一会儿,又睡得香了。
     再一次醒来,天还没亮,才3点多,只觉得手臂被什么压麻了,定晴一看,竟是妈妈。我这一醒,把她也吵醒了,她睁开睡眼,布满血丝的眼望着我,问道:“是饿了吧,妈妈帮你去烧点面条。”说着,便蹒跚离开了。
又是心头一颤,双眼模糊了。
    即时的醒悟,我发现我的心房原来是开着的。用心去感受,我懂得了接受,母亲用关爱这把万能钥匙,揭开了我心中的锁,我化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